而尼古拉在作品中大量運用紅色作為轉場與背景,其實並非起因於與血的聯想,而是因為那是較能彰顯情緒的激昂色調,同時也是他少數能辨識的色彩。畢竟,他是個色盲。「那是一次逛街的時候,我妻子Liv... 而尼古拉在作品中大量運用紅色作為轉場與背景,其實並非起因於與血的聯想,而是因為那是較能彰顯情緒的激昂色調,同時也是他少數能辨識的色彩。畢竟,他是個色盲。「那是一次逛街的時候,我妻子Liv...
進階搜尋